中国联络处:400-900-5122


我的“高龄”二胎

发布时间:2017-09-20 16:48:01


    在美国,妊娠36周的孩子就是足月了,所以我们需要早点去美国待产。还好我们的代母情况一直很稳定,我们在38周到达洛杉矶,代母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了,随时孩子都有可能在旧金山出生了。
    我们的宝宝是3个胚胎中挑选留下的最强壮的一个,稳定的怀孕到39周,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。我们天天在洛杉矶待命,随时准备收拾行李就驾车冲向旧金山。
    等了一周仍旧没有消息,于是我们就忍不住了,索性不惜“重金”租了部VOLVO XC90 SUV驱车前往旧金山。车很大,为了孩子,安全第一!当时正好碰上了加州10年难遇的暴风雨,雨下了1周都停不了,不少地方都遭水淹了。我们绕道从太平洋靠海的1号公路走,整日的瓢泼大雨,我们也尽量少开夜车。越往北面开,天气慢慢好起来了,一路悠闲的随便观光了一下,第三天晚上终于到达了代母居住的城镇。
    美国试管婴儿
    临近生产了,助产士还是主张自然分娩,不行才剖腹产。第一次push不成功,我老婆激动跑出来说看到一头浓密的黑发了,但是发现胎心下降,助产士建议中场休息20分钟再来过。场面太震撼了,大家一起为Amanda加油,大家一起叫,我心情也跟着紧张到了极点。
    见到宝宝第一面的时候,我还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女儿,“丑”得我都不敢认了!(还好过了不久,就变得好看多了)但是这么近距离的迎接一个新生命,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兴奋的泪水。恩诺代孕中心的员工在现场用DV帮我们抓拍到了这一惊心动魄。女儿马上在红外灯下被护士擦拭干净,吸出鼻子和口腔的血水,称量体重,7磅7盎司,比代母自己的儿子当年出生的体重还要大呢!
    孩子出世,我们作为父母马上得到手环,孩子上了表明身份的脚环,医院说,孩子必须和我们其中一人呆在一个房间,不然系统会拉响警报,如果没有得到医院批准带孩子出院,也会拉警报的。这所谓先进的系统,其实和商店防盗标签的原理差不多的。
    Amanda生产后精神还是不错的,暂时和她告别后,医院马上就分配给我们一间单独病房,让我们有机会亲自照料新生儿,直至出院。还是在红外灯下,护士用非常温的水简单为女儿洗了一把,其实就是冷水澡,大哭是免不了的了。
    洗完了,马上替孩子上尿布和简单的长袖棉毛衫一件,换尿布也方便,根本也不用穿裤子的,盖了毯子包好就好了,和我们中国人为孩子穿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理念完全不同,我们从中国带过来这么被子和摊子,也就此全部作废,这家医院什么都提供了,孩子吃喝拉撒都不用愁了。
    第2天代母出院,回家过圣诞,和我们留影,道别了,又和我们留下了不少合照。孩子出生没多久就要测试听力还有就是验血(从足底抽取),我们亚洲人的孩子黄疸数据高。第二天,医生帮助我们预约了回洛杉矶后,南加州的门诊部。


    


    第三天孩子的黄疸数据持续偏高,但是医生预约了隔天我们去洛杉矶附近的医院抽血检测。出发前,护士仔细检查儿童座椅,根据加州法律没有这个医院也是不会放我们走的。听从了美国试管婴儿机构恩诺代孕中心的经验,我们一路开车回洛杉矶,果然很顺利,孩子只有3天大,但似乎十分喜欢坐在car seat里面,除非我们叫醒喂奶,换尿布3次,根本不吵不闹的。还好我们开的是辆大车,换尿布也可以在车内完成,省得去高速公路旁边的嘈杂的公共场所等候女厕所空位了。9小时后,我们安全到达了洛杉矶东面的住所。
    孩子的黄疸数据仍然偏高,美国医生要求天天看数据观察,我们也只能忍心看着新生儿被扎手,扎脚抽血的哇哇乱叫。数据还是偏高的情况下,医生建议多晒太阳,另外加了一个针对黄疸的光照治疗法,睡了3晚就不用了。其实孩子的黄疸,一般吃配方的,2周后就好了,美国医生的确“太尊重生命”了,一切用数据说话,十分关注。
    果然,孩子不久就好转了,茁壮成长,头颈也特别壮实,刚出生就自己抬头了,自己2周大就会翻身侧睡了,强壮的让人觉得“可怕”。在恩诺代孕中心的帮助下,一场漂洋过海横跨太平洋的“亲子见面会”落下了帷幕。恩诺代孕中心见证了幸福的诞生,也希望能够给更多的人带来好孕气。